徒有泪流

雪中红游戏攻略 07 雪刀cp

新边城浪子同人,拯救傅红雪。
ooc预警。欢迎指正和建议。不过勿骂哈。
and,没人看这个文吗……毫无动静,我怀疑只有我自己看,真的好没有动力😂,大家无论小红心小蓝手或者评论给一个嘛💝,尤其是评论,让我知道有人在看好不好……心中感激和动力绝对up up啊😂

雪中红游戏攻略 前文01

chapter 07
傅红雪知道萧珑心里对这个结果是喜闻乐见,也不计较什么。
萧珑此时并无别事,就对曾经许好的做饭一事起了兴致。“红雪,你还记不记得我说的小笼包呀?我一定要做给你尝尝,让你一想起小笼包呀,就想起我!”她兴冲冲得去了万马堂的厨房,借了工具打发了厨子,自己一个人在厨房鼓捣起来。
傅红雪这才想起当日她还给自己说了“小名”,听着倒像是乳名儿,却只告诉了自己。傅红雪心中不觉便慰贴起来,她经常带给自己这种温暖的“特别”,和娘亲的严厉不同,也与叶公子朋友间的热情不同,倒像是那潺潺流水,细润无声,却不可忽视的窝心。
不知不觉间,傅红雪倒是没有意识到,他那冻结十几年的心,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渐渐融化,眼看着要在不久的将来,必定化成绕指柔,也懂得温情的好了。

叶开与马芳铃说开之后,二人间也是含情脉脉柔情似水,渐入爱情的佳境。中午吃饭后,和马芳铃暂时分离的叶开那被爱情冲昏的头脑也清醒了过来。细细回想起昨夜的情境,紫衣女子明显有问题。之前她找自己合作时,虽有为引自己上钩之嫌,目的有所隐瞒,但是除身份,目的外别的事并无隐瞒之意。她之前说要求江湖太平,但见昨夜之言,她现在的目的应该是揭穿万马堂的秘密。初次见面时她说要缠着傅红雪才可知朝露剑的秘密,可是却是她自己出面帮他拔了剑。
如果她想要欺骗自己,只需前后一致即可,倒是没必要拐弯子,毕竟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但她说可以拔剑的人是个半老徐娘,既然不是她自己,那必然和她之前说的傅红雪有关了。她自己知道这么多,却还引自己去查傅红雪的秘密,可见这其中一定有猫腻。这傅红雪又和拔剑之人有何关系?紫衣女子又为什么执着于万马堂的秘密呢?而且,既然只有另一个女人拔得出来,那紫衣女子又如何拔出的?如果她和傅红雪及可拔剑之人都有关系,那为什么不自己去查探秘密?“奇哉怪哉。”
“少爷说什么哪?”丁灵琳看叶开神神叨叨的,插嘴问道。
叶开倒被吓了一跳,“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又是这个缠人女。叶开心中哀叹,这桃花开太多也不是好事。
丁灵琳看他的样子不爽道,“谁让你想事情这么认真?也不怕不小心磕掉了牙去!”
二人斗着嘴皮子,一言不合又差点吵起来,叶开见此不欲多纠缠,便找了借口和丁灵琳分开了。
谁知他闲逛间竟然发现之前在无名居的花魁翠浓竟然在此鬼鬼祟祟不知所图。趁其不意便拉着她躲了起来。
“是你。你想干什么?”翠浓发现拉住自己之人竟是之前的慕容公子。自己竟如此不小心被他发现,但是他却没有大声喊叫,反而悄然截住自己,不知何意。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叶开双手环胸,揭穿了翠浓的身份,几息盘问之下却没有问出什么来,甚至引得翠浓拔刀相向,以他自己的身份相逼。
“一个自己有秘密的人也应该不会泄露别人的秘密。”叶开笑着说。心中却汗颜,自己怎么总是遇到母老虎,一个个的都一言不合就拔刀……想起那牙尖嘴利的萧珑和叽叽喳喳的丁灵琳,叶开感觉自己脑壳好像有点痛。
“看在马芳铃的面子上,我留你一命,不过奉劝你一句,人在江湖,还是少管闲事的好!”说完就趁守卫离开溜走了。
叶开耸耸肩,面对空无一人的密室自言自语,“可惜啊,我这人就爱多管闲事。”

此时的萧珑小笼包也做的差不多了,正提着食盒麻利得去找傅红雪,这出了笼就得趁热吃。却在路上遇见了马芳铃,马芳铃见她提着食盒,便问了一句,一听是萧珑自己做的便也来凑个热闹。
萧珑难以推却,只得和她一起来到傅红雪的房间。
“红雪,我做好啦!”萧珑象征性地敲了两下门便进去了。在桌上放下食盒,她赶忙招呼傅红雪过来趁热吃。“这两屉汤包,得先在嘴边咬个小口,吸了汤汁再吃,不过得小心烫着。”她拿出上面两层的包子放在傅红雪面前,又拿出下面两层出来给马芳铃,“芳玲姐,我本就是第一次尝试做着给红雪尝个鲜,想着做好了再给大家尝呢,也做的不多,这两屉,你就拿着和叶大哥和丁姐姐分着尝吧,这得趁热吃呢。不过,我手艺也就一般,你们千万不要嫌弃啊。”马芳铃看着这新奇的吃食心感新鲜,无所谓道,“无事,只要尝着就知足了。不过你这样式倒是新鲜。”说着便咬了一个吃了,被烫的紧,“啊啊呼,”马芳铃紧嚼了几下就咽了,“确实好吃,不过真的好烫啊。”马芳铃又喝了口茶,便把包子装了食盒,起身要走,“既然要趁热吃,我就先带给他们,你呀,好好和你表哥说体己话吧哈哈哈。”
萧珑未想自己防备的姿态却被曲解了,尴尬的笑了两声,“呃呵呵,不是您想的那样啊……”
“算了,我还要赶去送包子,我不管你了。”说完就开门离开了。
萧珑尴尬地看了傅红雪一眼,挠挠后脖颈,就坐在傅红雪对面看他吃着包子。
“那什么,好吃吗?”红雪脸色微红的点点头,萧珑将双手搭在桌上,看傅红雪小口小口的吃,觉出了点仓鼠的影子,这神思也飘向了别处,果然男神还是面对面看比较享受,这暴击,这福利,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笼包啦!
“你也吃。”红雪低沉的声音在萧珑耳边响起。萧珑摇摇头,“我早吃过了,你多吃点,记着这美味!我以后还要做更多好吃的,不过,这第一次的美味是最特别的,你一定记着,这是小笼包哦。”萧珑声音软糯得说完,又沉浸在男神这让人耳朵怀孕的嗓音,和这历史性的一刻里了。这男神和小笼包汇合的里程碑啊,见证人是自己这个唯一的观众,“小笼包”,哈哈哈……想起现实里,和自己相隔千年时空的偶像,自己其实是因为傅红雪才去了解朱一龙的,后来却被屏幕里的他吸引,渐渐无法自拔,变成了他的忠实粉丝。虽然傅红雪只是他演的角色之一,一个剧本里的悲剧人物,但是对自己的意义却是非凡的。这样特别的他,应该有更好的人生。
从自己有意识起,就陪着傅红雪练功,看他受苦,看他渐渐被仇恨所浸没,看他慢慢变成记忆里的样子。也许在朝夕相处中,他在自己心中,已经不仅仅是“主人”的角色,在了解演员的过程中,自己已经分不清演员与角色了,他们在自己心中早都交融在一起,变成了亲人朋友的角色,亲密无间。又或者,在了解他更多背景,了解他的心境与处境的时候,那种被自己当做粉丝心动的感觉,已经证明了一切。
很快天空就蒙上了一层暗色,天上的星子寥寥无几,月色倒是通透。
出去溜了一圈的萧珑正要叫红雪一起去赏月,出去转转,就在门口听见红雪屋内有女人的声音传来,她很快藏在侧门处,偷听这个不速之客到底有什么来意。
“你终于来了。”声音温柔飘忽,倒有些女人的软语感觉,男人听了就心里慰贴怜香惜玉的那种。
红雪的声音依旧清冷,“你是谁?”
“我是来帮助你的人。”
然后就是一阵静默。两人都未曾说话。不过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萧珑正想着是什么声音的时候,红雪冷了几分的声音就让她一个激灵想了起来,还是那句直男特色显著的“你干什么!”,这不是沈三娘献身的片段嘛!没想到自己蝴蝶了一部分剧情之后,原来的剧情又自己掰回了原来的轨道。
“一个男人,没有经历过此事,是无法成就大事,拥有翻天覆地的魄力的。”
听了这句话,气炸的萧珑立刻向后走了几步,而后佯装疾跑而至,哐哐狠捶了两下门就冲了进去,“红雪!你快出来!”
萧珑进去就看见身着紫衣斗篷女子站在桌前正要离开,衣衫有些不整,想也是仓促间收拾好的,她装模作样地跑到红雪面前,“大婶,你是谁啊?红雪,你在这里还有认识的人?”说完就狠狠盯着傅红雪,哼,逆来顺受的大居蹄子!!
“既然无事,我就先走了。”沈三娘唯恐身份暴露,所以不顾是否周到就借口赶紧离开了。萧珑假装奇怪,在身后喊了好几声大婶,逼得沈三娘又加紧了步子溜了。
萧珑嗤笑了一声,就关上了门。
面色不善的她使劲坐在凳子上,茶杯在桌子上磕的哐哐响,力度却把握的好,杯子一丝裂纹都没有。
看萧珑生气得大口喝茶,傅红雪却是有些不解,她是为何生气。想到便问了出来。
萧珑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你如此不解风情竟然还逆来顺受,简直就是渣男!渣男知不知道!就是和女的谈情说爱却不专心,若即若离又勾三搭四,和别人不清不楚和女的暧昧不明!”萧珑知道傅红雪其实并非有意,但是情感上如此小白必然会使他自己还有他未来的另一半痛苦不堪,这对他们双方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傅红雪隐隐有些明白了,但是要他自己理出个一二三却是毫无希望的。
萧珑继续苦口婆心,“感情上绝不可以逆来顺受知不知道。就拿刚才来说,她要和你行房事你就什么也不干坐着等她来啊?你和她见了几次面说了几句话啊?你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你爱她吗?毫无感情基础的床上关系那都是乱搞!是采花贼和去青楼消遣的人才会干的事,你明不明白!”
傅红雪这次听懂了,不止懂了还明明白白想透了一些其中的关节。他脸上微微薄红,萧姑娘说话也有点太直白了些。可直白归直白,话中道理却是对的。之前从来没有人给他说过这些,他就是个一窍不通的感情“白丁”。他轻轻点点头,心中挺感激萧姑娘说这些。“谢谢你,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萧珑满意地笑笑,还哥俩好地拍了拍傅红雪的肩,“这就对了嘛,你要学会拒绝,对朋友真诚相待,遇到心爱之人你就会明白什么是神思不属患得患失时刻挂念的感觉了,那个时候,你就会庆幸此时的自己悬崖勒马了哈哈哈哈。”
“那行,既然危机解除,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既然今晚无缘赏月,那我们就明晚再赏吧!”三言两语就定下了明晚的“约会”,萧珑开开心心地回去睡了。殊不知傅红雪却在被窝里反复回想她今日所言,辗转反侧有些失眠。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