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有泪流

雪中红游戏攻略 08 雪刀cp(你)

新边城浪子同人。拯救傅红雪
ooc预警。某些情节设定可能不符原剧。欢迎指正bug或建议。不过勿骂哈😄

雪中红游戏攻略  前文   01 

chapter  08
这几日和红雪赏月,萧珑发现红雪都心不在焉的,不知是在想什么。
今夜依然凉如水,明月高高挂天空。萧珑实在不是忍着的人,她还是喜欢快刀斩乱麻一点。一起在凉亭看月亮的时候,她就问了出来。“红雪,这个样子我实在受不了了,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赏月赏的像是复仇,你到底在烦什么?”萧珑看了看红雪,又缓了缓语气说道,“你之前不是只在意一件事的吗?如果真的是别的事情,要是不想说就不说。不过人都是群居动物,你要是有什么难受的,一定要说给朋友,总是憋着会憋出病来的!如果不方便给我听,你还可以给叶开说嘛,他也算你半个朋友吧。如果实在不想说,你可以说给刀听,你放心,我现在不回去了,不会偷听的。”
说完这么一连串的,萧珑都觉得自己啰嗦了。可是对着红雪这个闷葫芦,自己要是不多说一点,他怕是什么都像小时候一样,一个人默默的承受,连偶尔的倾诉,也只是对着他练习的木棍说话。
“不是,和我一直以来的使命无关。”傅红雪微微低头,自己确实已经不太像以前那样的自己了。“我只是,对现在的自己感到陌生。”无论是这样平静的看风景,还是面对萧珑的时候陌生的心情。
萧珑这才明白,原来这是对自己的平静生活感到了些惶恐,紧绷的弦忽然松了一些,确实会有些不适应。“你知道洛阳牡丹长什么样子吗?”
傅红雪疑惑她为什么要说这个,还是诚实地摇了摇头,而且这些她应该知道的啊。
萧珑看向明亮的月亮,今晚的月色格外美,“你没见过姚黄魏紫,也没见过桃花遍野丛山云海,还没见过大海广阔瀑布磅礴……这个世界上我们没见过的事物太多了,不止有美好的,还有很多可怕恐怖的事物,甚至很多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可是这样独特新奇的世界每一天都不一样,如果诚惶诚恐,那我们就只能像老鼠一样,战战兢兢,还没看见这个世界有多美好又有多残酷,就已经自己吓死自己了。”萧珑不再看遥远的月亮,转过头看向傅红雪的眼睛,“所以要学会接受,学会面对不是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她看着红雪动容,看着红雪被自己盯得不自在,“这就好像你面对无法接受的挫折一样,你只能接受,因为你别无选择。而当你接受了挫折,敢于面对不再逃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就算你依然疼痛,难过,那又有什么关系。你已经可以接受它了,你知道,这是无法挽回或改变的事实。你能做的,只有接受或弥补。你要做的,就是创造新生活。”
傅红雪心中隐有震动,这是自己从未想过的道理,也是一种特别的角度,原来自己的生活,还可以有另外一种方式来看待。
“不过,在改变自己的时候,千万不要丢了自己的初心。这是内核。呃……精华。”萧珑煞有介事的点点头,点完自己没绷住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种做别人人生导师的感觉真不错哈哈。有朋友果真幸福啊。”说完又摇头晃脑地去看月亮了。
傅红雪嘴角上扬,她又说新词儿了。不过,刚刚的话回想起来隐隐有些不对,这话里怎么说着说着跑向了面对挫折去了?
傅红雪也转头去看她目不转睛看的月亮,“刚刚为什么说那些?”
萧珑看着月亮上的云朵微微移着,映在月亮上的图案也微微变换着。“没什么,想到就说了。”
说完又问,“那个,红雪,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马芳铃其实是假的,她是个细作,但她生来就注定是细作,可是叶开爱她爱的死去活来,不知道她是假的,你说要不要告诉叶开这个真相呢?”萧珑依然不在意似的看着云朵的阴影。
“马芳铃怎么可能是假的,她爹会分不出来?”傅红雪自从来了万马堂也是收敛了一点,至少不再直呼马空群的名字了。要不然分分钟被万马堂子弟围观啊。
萧珑气的转过头来,“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好不好!你就说,如果你是叶开,你是选择在谎言里幸福,还是在真相里痛苦吧!”
傅红雪无奈地应她的话细细想着,若是自己以前,一定希望在谎言里,因为就算是假的,自己也幸福的多,可是听了萧珑刚刚那些话,自己动摇了,如果把时间都浪费在一个谎言里,却只因为自己没有勇气去面对真相的话,岂不是很可悲?可是……想到萧珑刚刚说的,叶开爱马芳铃爱的死去活来,如果是自己,如果是对萧珑,那得是多么痛苦的真相……不对!自己为什么会想萧珑……
萧珑看红雪深深陷入思绪的样子急得拽着傅红雪的袖子摇着让他回神,“红雪,你想好了没?选什么选什么?”
红雪看着拉着自己袖子的手,“我不知道。”红雪还在自己联想到萧珑的冲击中没回神,他用胳膊推下萧珑的手,无措地以夜深了为借口道了别,就步伐不稳地回了屋子。
萧珑心中草木皆兵,难道他察觉到什么了?不会吧……不应该呀……
她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也就回屋了。
第二日,萧珑还睡得昏天暗地,就被马芳铃从被子里拽出来了。马芳铃虽是与叶开情投意合柔情蜜意,但是心中终是大石未落辗转难眠,实在无人可问难以纾解,所以一大清早的就来骚扰萧珑了。
萧珑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嘟囔道,“芳玲姐呀,我这太阳都没见到脑子还不清醒呢,你就找我,也不怕我以为你是刺客给你来一鞭子……”
马芳铃才不管她什么时候起,只管问自己的话,“你先洗漱,听我说嘛。”看萧珑慢悠悠的洗脸,眼睛睁开,是清醒了,接着说道,“我有一个下属,她喜欢上了一个舞女,可是那个舞女身份不明,你说,他该不顾万马堂的规矩娶她呢,还是按规矩来娶别人呢?”
萧珑正漱着口呢,听见她说“有一个下属……”就差点呛着自己,有一个朋友都是自己系列,这不是自己昨晚耍的把戏吗……这里的人难道受自己影响这么严重?听完马芳铃的问题,萧珑更在心里吐槽这个假设和自己昨晚的一样没有技术含量,漏洞百出……不过,自己还是假装不知道的好。
“咳咳,这两者未必不可兼得嘛,你给下属查清舞女的身份就行了。若是身份不行,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嘛,今朝有酒今朝醉,柳暗花明又一村。”胡诌了两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诗,萧珑就收拾了两下要去找傅红雪了。
马芳铃觉得她说的挺对的,也没注意到萧珑“身在曹营心在汉”,赶忙别了萧珑去找她的慕容公子了。
萧珑也照常去找傅红雪玩了。
莫说傅红雪心中不安,在万马堂的日子,他们几人就像是老鼠来了大米缸,那是过上了米虫的日子。饭菜美味,什么也不缺,每天起来练练功,偶尔切磋一下,也不用担心有人夜袭或者其他不速之客,平静的日子让人渐渐放下防备,学起享受来。更别说叶开马芳铃二人蜜里调油乐不思蜀了。唯一不开心的,可能就是眼看着这二人幸福不已的丁灵琳了。不过她也是个固执的,看人家两情相悦,心中难过却还是不肯放弃。马芳铃因为当初二人在浴池交心的事,也答应她二人公平竞争,无论谁和叶开成亲了,都要和他幸福下去。
萧珑每天给傅红雪试菜试的开心,一日三餐餐餐不一样,引的丁灵琳天天蹭饭,说是为了这饭也舍不得立刻这里。不过丁灵琳蹭饭也是躲不开狗粮的,每次她蹭饭的时候,萧珑都要给傅红雪一个专有的“药膳”,说是调理身体的,她想尝那是一点份儿也没有的,所以每次都看萧珑问傅红雪味道怎么样啊,有什么反应就要说啊的各种叮嘱,她只能默默低头大吃特吃,让美食填补自己的伤口。
这么过了几天萧珑也觉得不好,她后来也学聪明了,每次做饭的时候都让厨师在一边看着,一般她做完厨师也就学会了,下一次也就做给马芳铃丁灵琳他们,这下丁灵琳终于可以肆无忌惮享受美食了。萧珑也可以和傅红雪大大方方聊药膳对他蛇毒的药效了。
至于傅红雪,咳咳,他表示自己虽然面对这种生活很无措,但是并不影响他享受美食。而傅红雪的那个“只吃阳春面”的设定,也早被萧珑打碎成粉末了……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虽然小笼包是因为名字的特别才尝的,但是这也是习惯被打破的第一步,后面萧珑就以此为案例以食物精(营)华(养)的吸收为理由让傅红雪离阳春面越来越远。
傅红雪也从萧珑这里发现,原来不止阳春面做的简单吃的快,其实扯面刀削面油泼面……好多面都是和阳春面一样简单,味道也丰富……
在不知不觉间,他们的生活,都或多或少地被萧珑渐渐改变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