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有泪流

雪中红游戏攻略 09 雪刀(你)cp

雪中红游戏攻略  09
新边城浪子同人,拯救傅红雪
ooc预警,欢迎指正bug或建议,不过勿骂哈
(。・ω・。)ノ♡

雪中红游戏攻略  01 

这马芳铃和叶开甜蜜不久,又因为进一步确定叶开不是慕容公子而担心不已,眼看着婚期越来越近,自己和“慕容公子”却是蜜里调油,实在不想嫁给另一个名副其实的草包……思来想去没有头绪,在和沈三娘旁敲侧击问了几句之后,既倾向于追求幸福,又想到父亲的爱护,两相权衡之下更是左右为难。于是一大早就又来骚扰萧珑了。
话说萧珑穿越来这里之后,除一开始在刀里过的寂寞孤独之外,自从男神开启复仇业务之后她便如鱼得水,过的是自由自在。还有男神在侧美色当前,简直是她有生之年幸福巅峰了。所以这几天在万马堂,趁着马空群还没有搞事情,她就使出全身解数来刷男神的好感度。今晚去赏赏月亮,明天去策马奔腾,有事儿没事儿还请无名居的舞女来斗舞,只要是资本主义享乐事件,那必须是带着男神一起参与。
这样撒欢地过了好些天,等她的马姐姐找上门来的时候,萧珑心中竟有了些许愧疚,唉,这几天过的是神仙日子,结果把剧情给抛到了脑后。想想真是不好意思,享乐主义要不得,我们要在稳定发展的基础上,再来过神仙日子。
马芳铃叽里呱啦倒完苦水之后就发现她的萧妹妹在那老神在在的点头,不知道思绪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瞬间暴怒而起,一掌拍在桌子上,“萧珑!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一脸委屈的芳玲姐姐看着一脸懵逼的萧珑妹妹……感觉好像更心塞了。
萧珑被马芳铃那一掌给拍醒了。立马挂起讨好的甜笑,“芳玲姐姐,我这不是在想你那个下属如此重情重义果然是个性情中人嘛!”对,马芳铃又一次拿下属作幌子,这种问题一听就是在说她自己啊!果然安逸让人懈怠吗?“既然你那个下属觉得,女子身份不合,却又割舍不下,这种事情,唯有‘拖’字决啊!恩情与爱情,到底哪个更重要,那得看在他心中更倾向于哪一方了。不过,他还没请求呢怎么会知道二者不能达成和解呢?”萧珑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
马芳铃一脸难色,她可怎么说这就是无解啊,不过她正想着合理的说辞,便听见萧珑接着说了。“既然无法抉择,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没有办法,到了时间上天会让你自然而然做出选择的。”萧珑说完停了一停,马芳铃正想着萧珑那句诗说的不错,就被萧珑摇了几下,“芳玲姐,如果你真想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你就去摘朵花,数花瓣看看结果吧。别嫌这个小家子气,它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你在数花瓣的时候,心里到底期待最后一片花瓣是什么答案。”马芳铃听了有些头绪,但是还是摇摆不定,而且听着萧珑的话怎么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
萧珑三言两语给马芳铃喝完心灵鸡汤,就扣起茶杯,说要去带着红雪一起“滑沙”,听得马芳铃感觉自己和慕容公子错过了绝世武功一般,心中愁绪和一点儿不对劲立刻被新奇玩意儿给占领了,颠颠地去找心上人玩乐去了。
既然马大小姐要跟着,那万马堂的兄弟也必然不能落下,保护小姐那是时刻不能忘的,最后萧珑就眼睁睁看着“二人世界”变成了群体狂欢……
被萧珑带着胡闹了这么多天,傅红雪好像也开始适应这种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了。而且由于在万马堂潜伏的非常顺利,花伯母也对此非常满意,并没有再来找机会教训傅红雪时刻准备着复仇,当时刀里的萧珑看了简直乐开花,这还是十几年来花白凤第一次对自己这个儿子如此明显的表示夸赞,虽然之后紧接着又敲打了一番,不过也比以前无论怎样都是教训他绷紧心弦好些了。
一群人就在简易的木板上滑下去又爬上来,简直是大型儿童玩沙现场,萧珑心中囧囧的看着马芳铃玩的不亦乐乎,像个孩子似的,一群老大哥还在前后开路又断后,又吃狗粮又吸风沙,关键在古代毫无保护措施,医术又有限,而且还变成了儿童乐园观光!唉,武术不好心脏不行真是玩不了啊。不过自己都挺好的嘿嘿嘿……
“怎么了?”傅红雪低沉的声音含着风沙传来,萧珑回了神,眼珠子一转又有想法了。
“红雪,我玩了两下感觉没有想象中好玩,咱们和芳玲姐说一声去别的地方探险吧!”说完就去马芳铃那儿叮嘱她兄弟们要注意安全balabala一系列之后,就说要给她的芳玲姐和未来姐夫创造时间和机会,自己要和傅红雪去吃点风沙冷静冷静……
马芳铃被萧珑这一番话给惊着了,不过萧珑说完就拉着傅红雪骑马跑远了,马芳铃也就转了注意力,给手下们叮嘱了一番后又开始和心上人感受沙漠的乐趣。至于叶开,马大小姐表示,管你什么江湖抱负,和我玩开心了再说!
萧珑和傅红雪又共乘一骑,硬拉着傅红雪往沙漠中心的风暴里冲,说什么要去找“蝴蝶泊”,傅红雪在后面拽着手中岌岌可危即将脱手的缰绳,再一次感受了一番女人的彪悍。不过,也许傅红雪对此还乐在其中也说不定。
傅红雪以为萧珑就是闹着玩儿,听了传说之后碰碰运气罢了,没想到在风暴中心骑了不久就看见了传说中的蝴蝶泊,倒还真是来着了。
萧珑看见蝴蝶泊,立马兴奋地下了马,跑到湖边去感受这另一个世界的传说美景,虽然这个美景的存在真的很不科学。
萧珑转了几圈,转头看见傅红雪洗了脸,这滴水美人啊!这个世界为什么没有手机啊啊啊啊!真应该永存啊这一刻!萧珑激动得看着傅红雪喊着,“啊啊啊傅红雪!你好帅!”傅红雪疑惑地看着她,又不解她在说什么了,萧珑又踩着浅水跑向傅红雪,刚刚波光粼粼的,衬的傅红雪的脸简直是神仙颜值啊!“说你帅,意思是你貌比潘安,果掷盈车!”
傅红雪听了这话觉得荒唐,看她说的样子又很真挚,莞尔一笑,“乱说。”
看见男神展颜一笑,萧珑心中已经被他的笑容刷屏了,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啊!经典场面奈何无照!!“啊啊啊,傅红雪!你这么笑,我承受不来啊!”
傅红雪听了疑惑歪头,萧珑感觉心脏已经快要停止了,“动人而不自知最戳心啊!你这一笑简直犹如春雪消融,昙花一现,冬雷震震夏雨雪……啊我在说什么!”萧珑本来在极力表达自己对男神颜值的服气,结果越说越不对劲,感觉好像在表白似的……
傅红雪听她胡言乱语,虽然这些话确实很像动情之语,不过傅红雪知道她确实只是单纯在夸自己长的好看而已,心中清楚,却也有些微的失落,不过看着眼前的湖水,蝴蝶,和嘟嘟囔囔喃喃自语的萧珑,心中充盈着的满足就已经夺去他全部的心神,那点失落早都被忽略不计了。自己现在的心情就和眼前的湖水一般平静,这是十几年来他第一次有这种平静的感觉,没有仇恨,没有探究。
“哎哎!傅红雪快看!蓝蝴蝶!”萧珑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不过也许是傅红雪的运气。她开心的拍打身边傅红雪的胳膊,“真好看!我最喜欢蓝色了!我们去抓蝴蝶吧?看看是什么蝴蝶!不过看见虎纹的要躲开,就是类似豹纹虎纹边的那种,躲着点!”萧珑也不知道这些蝴蝶都是什么品种,而且在沙漠里,应该有些比较危险的蝴蝶吧。说完就拉着傅红雪去捉蓝色的蝴蝶了。
两人嘻嘻哈哈捉了两只蝴蝶,观赏了一会儿又给放了,刚放走萧珑就看见两只蝴蝶好像隐约变成了深蓝色,她刚要细看那两只蝴蝶却飞走不见了。
萧珑心中奇怪,心思却被忽然出现的咕咕声引走了。“哈哈哈哈哈……”她自己可以不吃饭,肚子不饿,玩的开心了也给忘了这件事,没想到傅红雪竟然一声不吭,也忍得住。“红雪,你饿了你就说嘛,掖着干嘛!哈哈哈……对不起……要不你先去捉鱼,咱们一会儿烤鱼吃吧。”
笑着笑累了,萧珑思维又发散了,她心中男神的神坛又矮了一截,傅红雪越来越像她现实里的朋友一样,让她无时无刻不感觉到这样一个人有血有肉,那样孤独而又壮烈的人生特点,真的在他身上无处不在,这样的人,真的离她,这么近。
“鱼不多,只捉到这两只。”萧珑看着拿着鱼走过来的傅红雪,他的烟火气越来越重,也越来越让她感到震撼,当初看剧时的心动远不及现在的十分之一啊……她听自己笑声说道,“好啊,那我们吃了就回去吧。我去刀里拿点调味料出来。”
这样温暖的生活,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日子。
萧珑没有想到的是,和傅红雪快马加鞭回到万马堂之后迎接她的,是打碎这平静日子的炸弹。原来是叶开在和马芳铃玩沙子尽兴之后去了无名居修整,结果却碰到了正牌慕容明珠,于是他那皮包身份就被揭穿了,马芳铃言语之间为叶开脱罪,慕容明珠一听就急了,让手下压来了丁灵琳,叶开只好束手就擒,被万马堂关了牢房。萧珑和傅红雪一回来,就被万马堂当成了骗子同伙一起关在了牢房里。
马芳铃虽是大小姐,却也身不由己无法左右堂里的规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下了牢狱。
眼看他们吃了牢饭,萧珑还和傅红雪和叶开开玩笑,“吃吃百家饭,健康无灾难!”这百家饭是这么用的吗?!叶开不理萧珑发神经,被压着去了豪华单人间,至于萧珑和傅红雪,则在马大小姐的据理力争之下,看在他们只是顺带的份上给了双人间……听起来真是了不得的福利呢,萧珑脸上笑嘻嘻,心中只觉槽多无口,“欲辩无言”……
“安静点!”万马堂的兄弟们也是从笑脸一个接一个向冷脸完了接白眼无缝切换,压着傅红雪的两个人还是昨天一起快乐玩沙堆的小伙伴,唉,果然都是塑料伙伴情,呜呜呜呜呜……“看什么看!”那个小伙伴一声怒吼就把萧珑的戏精之魂给吼没了,傅红雪倒是看着泪眼朦胧的萧珑眼神变了变,却也一言不发。
“以为我们万马堂这么好来的?!”另一个小伙伴也发话了……吼完就把傅红雪结结实实捆在了十字架上了。自己就背对背被捆在了傅红雪后面对着窗子与外面的天空遥遥相望……萧珑心中又想吐槽了,怎么捆不行非要这么奇葩的姿势,这是烤鸭吗还带双面的?难道有人要参观吗看了这面还能翻过去再看一面……
听他们脚步声都走远了,萧珑就唰得飞到傅红雪这边然后在他眼前第n次来了个大变活人,和傅红雪打了个照面就赶紧利用自己的变身优势去偷来了傅红雪的刀,心中感叹幸好此刀看起来平平无奇,被扔到了旮瘩角落里,否则偷起来也不会这么容易。
抱着刀的她一掀右边那鲶鱼须似的嵌在耳边的刘海,自信地说出了振聋发聩的中二之言:“我,小笼包的代言人,就是如此无所不能!”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