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有泪流

雪中红游戏攻略 傅红雪x他的刀(你)

新边城浪子同人
ooc预警  由于剧情蜜汁,只看了前面的cut后来补了剧情介绍……情节如有不同实属无奈……文笔初学者,出戏勿骂街……
写这篇文是为了圆我的脑洞,如有撞梗请评论提示,我会尽量修改的……最后,表白一下杰大,傅红雪配上这声音,真的心动😍
另一个太太也写了红雪和刀的故事,不过是小说原著向的,为了补上给剧版傅红雪的拥抱~来自陪伴他整个剧集的刀刀的心痛~所以继续了这篇文,虽然也是刀变人但是剧情和设定非常不同。大家可以都看一看。这个已经完结了→http://xiaohei863.lofter.com/post/1f020810_eecfc5d4   (这是我找到的唯一一个圆了我这个脑洞梦的文~哭泣,拯救剧版傅红雪,冲鸭)
chapter 01
  满天风沙,一人骑马独行。
  漫天的沙子,他却好似没有触觉似的,表情没有变化,任由其扑面而来。
  “从此以后,你就是神!复仇的神!”
傅红雪的耳边又响起了他母亲花白凤的嘱托,他心中复仇的决心又被加了一把火。戴好被狂风吹下的披风,傅红雪夹起马肚,从沙暴的右侧骑过。
  边城,无名居。
  “客官,您是住店还是喝酒啊?”
  “住店。”
  “不好意思,我们客房都满了,您去别处吧。”
  “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客栈,就不能多容下我一个人。”傅红雪说完便走进无名居随意坐了下来。
  “哎,客官,我们客房真住满了…您听我说呀…”小二匆忙跟了上来,“客官您是听不懂人话还是傻呀,说了我们没有房间……”傅红雪拿出一颗银铢,“给我来碗阳春面。”小二见了银子立刻伸手接了,嘴里的说辞也停了。“好。”说完看了一眼这位固执的客人,转身就下去了。
  刚刚进来的傅红雪并不知道,他一进来就引起了三方的注意,跳舞的舞女翠浓,刚刚擦肩而过的红衣华服的男子,以及大堂里无名居的主人萧别离,都在探究他的身份,或者,刀。当然,就算知道,傅红雪恐怕也不会有所触动,而此刻的他,正因为一个计划之外的“意外”而陷入思绪。
  “客官一个人哪?”翠浓挨着傅红雪坐了下来,抬起手为他倒了一杯酒。
  红雪还在自顾自的想着事情,并未搭话。“看你面生,不像是本地人。”翠浓端起酒杯推向傅红雪,“喝杯酒驱驱寒吧。”
  “我不喝酒。”
  “不喝酒,”翠浓抬手撩了一把傅红雪的鬓发,“多闷得慌。”
  傅红雪侧头躲了一下,“我是来住店的,不是来找女人的。”
  翠浓喉头一哽,没有接话,转而问起桌子上的刀来,“客官这把刀……”说着手摸了上去。
  “咚!”傅红雪一把按住自己的刀,神情冷酷。
  翠浓触了霉头,还是不放弃搭话,“敢问客官尊姓大名,从何方来?又要去哪呢?”
  “我何必告诉你?”傅红雪说完就拿起刀在手中转了方向放在桌上,刀鞘尖朝向了翠浓。
  翠浓面色不改,“那客官你姓甚名谁总可以告诉我吧?”
  “傅红雪。红色的红,大雪的雪。”
  傅红雪刚说完话就听前面传来刀剑声和争吵声,“翠浓是我先看上的!”“翠浓姑娘是我的!”不过三招其中一人便打败了其他人,转而向他旁边的舞女说道:“翠浓,知道你今晚该陪谁了吧?”
  “我当然知道,我就留在这,陪这位傅公子。”
  “你耍我?”那位手持大斧身穿棕色华服的男子一把就抓住了翠浓的手腕,脸上皆是被翠浓拒绝的愤怒。
  这位看似柔弱的舞女轻轻扭手便挣开了男子的束缚,“我没有耍你啊。我说过了,谁的武功高,我今晚就陪谁。”
  傅红雪虽是被翠浓选中的“幸运儿”,但却毫无喜色一言不发,仍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你说我打不过这个人?小子,亮出你的破刀,咱两来比划比划。”
  翠浓伏在傅红雪的肩上,声音比刚刚柔了大半,“傅公子,这个人好可怕,带我走。”
  “姑娘,看来你今晚总会被一个男人带走的。”傅红雪答着话,心中却想着,竟然真如她所言。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旁边手持大斧的男子听了这话立刻出声了,“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
  “那洛山断头斧可曾听过?”
  “没听说过。”
  “我当是什么厉害人物,”这男子声高气昂起来,“原来,是个傻子!”说着便把斧头抡起来扛在了肩上。整个无名居哄堂大笑。“萧老板,把他给我赶出去,这儿没他的房间了!”男子说完又转过头来朝傅红雪放起狠话来,“小子,你给我听好了,今天要么你把我杀了,住我的房间,要么,就给我乖乖的滚出去!”
  “慢着,”傅红雪还未说话,就听到另一位男子插话道:“谁说无名居没有傅公子的房间啊?”原来是刚刚那个与傅红雪擦肩而过的红衣华服的公子,正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萧老板出来了。“海内存知己,不要狗眼看人低。如果傅公子不嫌弃的话,我房里有个套间,让萧老板给你添张床,可以将就一晚。”
   傅红雪没有再理会翠浓和手持斧头的男子,拿起刀去了别人“赞助”的套间。
   傅红雪刚进屋把门关上,还未来得及放下刀,就见屋中凭空出现了一位身着绯红色长裙的女子。(ps:绯红就是比红色深一点再橙一点的颜色)只见她翻身一跳,就坐在了桌子上,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犹如幽灵一般。
  傅红雪转过身就发现女子正坐在桌子上倒茶,他僵了一瞬又恢复如常,“你出来的时候能否知会一声?”
   红衣女子倒是毫不在乎,“知道啦!反正你表情卡顿,不会有什么影响……”
  “卡顿?什么意思?”傅红雪眉头轻皱,她总是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词。
   “啊……没什么,就是说你不苟言笑的意思哈哈。”红衣女子拿着茶杯却没有喝茶,像是在观察杯子的纹路似的,转来转去。“不说这个了。怎么样?刚刚那个翠浓的表现,这个赌是我赢了吧?”
  要说傅红雪怎会和这样奇怪的女子打交道还和她打赌,这就要提及他从漠北异域赶来边城的途中所遇之事。本来傅红雪下了雪山骑着马穿越沙漠应该说是难遇人烟,毕竟这些地方都比较荒芜艰苦,除了沙漠里的商队,马队之外不会有人涉足这些地方,更遑论一个孤身女子,除非她身负绝世武功,自然,这位女子的身手与他相比确实不相上下。
  那日傅红雪刚刚进了沙漠,就见自己旁边忽然出现这位红衣女子,她不沾沙砾疾速穿行,与他的马并行,可怕的是此前他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人靠近。正要出刀那女子就一把握住他的刀鞘,二人周旋间那女子说起自己的由来:“其实我从你的刀中来。”
  傅红雪觉得荒谬至极,并未出言,继续周旋着想抽出刀来。女子见之急忙辩道:“你娘是花白凤,她一直把我放在祠堂里,她在你出发之前才把我交给你,现在你要去无名居。我可以在你面前展示一下怎么回到刀里来证明我自己,不过在此之前请你先收起你的杀意!”闻言,傅红雪停下了拔刀的手,不过手依然握着刀把随时准备出手,他望着女子,拿起刀横放在身前,“那就展示一下。”
  傅红雪刚说完就见女子变成一缕红烟进了刀里,他警惕的转头看向四周,哀号的怒风刮起黄色的风沙,确是一个人影也没有。他看向自己的刀,怎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事!一把刀竟然生出了一个女子!刚刚还和自己说话了!难道他的刀……是妖刀吗?母亲知不知道这件事?正陷入纠结的傅红雪就听见女子不满的声音从刀里传来:“喂,傅红雪,你看够了没有啊?!够了我就要出来了!”
   傅红雪回过神来, “你出来吧。”然后就又看见红烟从刀里飘出来然后幻化成了刚刚那个绝色女子。“现在你相信了吧?刚刚看那么久,看猴似的,这么惊讶?我以为以你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面瘫属性应该会很容易接受呢……失策失策。”
   “面瘫?”傅红雪也被女子这跳脱的言论给带偏了。
  “呃……就是说你表情很少……”女子声音越来越小,女子想到面瘫在古代的本意有点心虚。对此并不了解的傅红雪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想到问题的重点不在这,没有追问,转而说道:“你真的是这把刀?”
  “那当然了,真的比珍珠还真!你刚刚不是看见了嘛!”女子闷声说道,心想这开头解释起来真是麻烦,要是自己在一定剧情发展之后来的就好了。
  “有时候眼睛也会骗人。雾里看花,谁知道花是不是花呢?”傅红雪低眉说道。女子却没再闷声闷气,她面带异色从上到下打量着傅红雪,“没想到啊,傅红雪,你心里除了仇恨还有点通透嘛!我以为你现在一心只向复仇事,两耳不闻圣贤书呢!”这女子说着把傅红雪向后推了一把自己也翻身上马和傅红雪面对面坐着,拉着缰绳夹着马肚后狠拍了一下,马嘶鸣了一声向前疾驰而去,“你坐着我站着太不公平了,我们要来一个公平的面对面的谈话!”
   傅红雪向后躲了一下,女子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你躲什么?小心掉下去!”又把缰绳塞进了他手里,“你看路。”
  傅红雪没再动作,又问道:“我母亲知道……”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又补上了两个字,“你吗?”
   女子听了就嬉笑着凑近傅红雪,看着他的眼睛道:“怎么?怕我被你之外的人发现啦?”
  女子忽然凑近的面容让傅红雪没来得及后退就看了个真切,长长的睫毛,如水的双眼,高挺的鼻子还有殷红的嘴唇,一切都细致的呈现在他眼前。然后他就看见那双如水的眼睛带着长睫毛扑闪了两下,眉头轻皱,嘴巴抿起,“你不会以为我是你母亲派来监视你的吧?我的存在在今日之前都无人知晓,现在只有你知道了。喂!傅红雪!你不会又走神了吧?”这走神都不分情境的?蛇皮走神?
  “又?”(小雪你的关注点啊……😂)
  女子顿了一下,“呃……对呀!我那什么,不是总是在祠堂嘛……听你母亲一个人唠叨太无聊,然后我就偷跑出来看你练刀什么的,反正我可以和刀分离开来,不出来自己坐牢吗?结果你比花白凤更无聊,她至少还能说话聊天,虽然我从来没有回应过,可是你简直就是锯嘴葫芦!话少得可怜。不练刀你就发呆走神,你的生活除了这两样没别的了。哦对了,还有挨打。”
  “那是我自己不争气。”傅红雪为母亲说了一句话。接着说:“我只是问问。”这是在解释之前的问题了。
    “那么我们开始谈话吧。现在,你要知道的是,我是以人的身份和你谈话,而不是刀。”女子褪去了嬉笑,面色严肃起来。
   傅红雪看了她一眼,右手拿着刀左手拽着缰绳,“你叫什么?”
   “啊……”女子严肃的面色有点崩不住,“我们严肃的氛围呢?好吧,虽然我是你的刀灵,但是我不叫刀,你叫我刀我也不会应你的。我叫萧珑,萧瑟的萧,玲珑的珑。你也可以叫我的外号“小笼包”。嗯……你知道外号的意思吗?就和小名差不多。”
   “萧……珑……”傅红雪重复了一下她的名字,“你是刀灵,没有重量是你本身的特点?”刚刚她上马的时候傅红雪就没有感受到任何重量的影响。
   “你问题好多,我感觉你把你前半生的话都在今天说了哈哈哈。我是刀灵,没有重量,可以随风而动,所以速度也很快,会一些攻击武术,不过更重要的是我可以用我的灵气治愈一些非毒性的伤。你小时候有一次被你妈……咳你母亲“教训”之后我不小心用力过度……把你的伤给直接愈合了…第二天起来你还以为你母亲给你擦了神药…你还记得吗?我也不用吃饭不用喝水不用换衣服因为衣服我可以自己幻化出来,不过我想吃饭想喝水也是可以的。还有,我和刀分离之后,可以感受到它在哪里,就是说,只要你和你的刀在一块,我就可以风速来到你身边~”不过我的话好像比他多多了哈哈,唉,谁让我乐观开朗又活泼呢!萧珑心里偷偷想着,话唠刚好补上小雪的沉默,要不然空气都该凝滞了。
  “那次不小心用力过度”的意思,就是之前都在默默帮我加速愈合伤口了?傅红雪第一次感受到和他关系不大的人的这种默默的关心,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好像……该说谢谢的。“记得……谢谢你。”
  “没什么,顺手嘛。你没有问题了吧?”萧珑怼了怼傅红雪拿刀的手,“那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吧?首先,我虽然是你的刀,但是我也是人,呃……刀灵也是人。现在我以人的身份,要做你的盟友,就是你的伙伴。所以呢……我要参与你的复仇计划,你的行动都不可以瞒着我。”萧珑的长发随风飘逸着,一半发尾都伏在了傅红雪的右手臂上。
    “你不是刀吗?”傅红雪抿了抿嘴唇,“你能给你幻化一个披风吗?”
  “哦……”萧珑被傅红雪这关注点打击到了,不过还是听话的幻化出了一个红色的披风,看着右侧停止向傅红雪“张牙舞爪”的头发,萧珑感觉自己悟到了……“现在好了。”萧珑解释道:“刀不会自己知道你脑子里想的什么呀,而且我可是来去如风,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消息,非常有利于你的终极目标哦。做你的刀,只会杀人,做你的盟友,还可以给你带消息,出主意。比如……你现在要去的地方。” 
    “无名居?”这有什么消息?
   萧珑点点头,“对啊,无名居里有舞技、美色皆属上乘的舞女,如果一个舞女由于生活所迫,以武作主来决定她晚上陪谁,后来她选定了一个不为她美色所动,对她没有企图的人,如果你那个被选中的人,你会帮她逃过一劫吗?”萧珑认真地盯着傅红雪,不放过他脸色任何表情。
   “或许会,或许不会。”傅红雪心想,逃过一劫也会有下一劫。
   萧珑紧接着问,“如果在此之前她试探你的身份,对你过分关注呢?你怎么想?”
  “或许她不想落入另外的虎穴?”
  “如果试探你是主,选中你是次呢?”萧珑句句紧逼,不留停话的间隙。
  “我不知道。”
  “如果她其实不是生活所迫,而是使命所迫呢?”
  “她是谁?”
  “是不止舞技美色上乘,武力心智也上乘的人。”
  傅红雪败下阵来,一言不发。
  萧珑笑了笑,“其实我也不知道她们是哪一方的人,也不知道她们是做什么的,只知道这些舞女都听从头牌花魁的号令,或许你可以在她们那里打探更多的信息。我们打个赌吧。”终于解释完了,没有露馅就好。萧珑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
  傅红雪看着她松口气的样子,有点莫名其妙,“什么赌?”
  “咳咳,就是如果我说对了,那就算我赢,那我就是你的盟友,你的行动计划都要告诉我,还要听听我的意见,不许当没听见。还有,我不止帮你复仇,我也要做你的朋友,所以,对于我给你的生活上的其他意见,你也要慎、重、考虑。”萧珑着重说了慎重二字,要是考虑了还是一口拒绝,那她就要抗议!
   “我从来不交朋友。”傅红雪想起自己的仇恨,母亲的嘱托,“这二十年来折磨我们的梅花庵的惨案,是时候有个了断,去给你爹报仇吧!”他不需要朋友,他只需要复仇。
  “傅红雪!你是个人,不是把刀!无论你是谁要做什么,都应该有交流思想的朋友!”萧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愤懑,“你母亲只让你复仇,那你为了复仇交我这个朋友不行吗,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答应打这个赌,以后休想从我这知道关于马空群和万马堂的一个字!”
   萧珑看了看傅红雪,“喂,我说到做到。”她想了想又拉住他的右手臂摇了摇,“傅红雪~~你就答应嘛,快说你答应,我保证不会妨碍你复仇的!”不过努力让你合理的知道真相不算是妨碍吧~~
  “好。”
  傅红雪刚说完萧珑就大笑一声,“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傅红雪,不许反悔哦!哈哈哈哈……”这样看来其实也不难嘛,既可以拯救男神不被白莲花所迫相爱相杀,还可以和男神一起去边城浪一浪~呀吼~边城我来啦~
  “那我先坐前面看看大漠透透气可以吗?一会儿就回去。”萧珑翻过身面朝前背靠傅红雪坐了下来。
   “嗯。”
  “加快点速度呀,这速度我们明天都到不了。我不怕风沙的,加速前进!嘟嘟嘟嘟~嘟嘟嘟嘟~”萧珑嘴里吹起了冲锋号。
  傅红雪拉了拉缰绳,马疾速奔跑起来。
  “我是不是算给你挡点风沙?这事刀做不了吧?”
  “嗯。”
   “傅红雪,你吃过小笼包没有?非常好吃的!尤其是升华版的灌汤包,那叫一个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没有。”
  “有机会做给你吃,不辣,可鲜可甜。你要哪口的?”
“你武功不错。”
   “呃……嘿嘿,你也不错啊,其实我说话那么快是因为我快要撑不住了,那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快要被你砍了差点就遁了,你攻势太强啦!你不说吃哪口的是不是不信我厨艺不想吃啊,我做饭可好吃了……”
  
   千里大漠,一匹马上的二人逐渐消失在风沙中。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