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有泪流

雪中红游戏攻略 傅红雪x他的刀(你)

新边城浪子同人     前文01
ooc预警  由于剧情蜜汁,只看了前面的cut后来补了剧情介绍……情节如有不同实属无奈……文笔初学者,出戏勿骂街……
欢迎指正或建议♡
写这篇文是为了圆我的脑洞,如有撞梗请评论提示,我会尽量修改的……最后,表白一下杰大,傅红雪配上这声音,真的心动😍
另一个太太也写了红雪和刀的故事,不过是小说原著向的,为了补上给剧版傅红雪的拥抱~来自唯一陪伴他从头到尾整个剧集的刀刀的心痛~所以继续了这篇文,虽然也是刀变人但是剧情和设定非常不同。大家可以都看一看。这个已经完结了,非常好看!→链接:
傅红雪的刀(by小黑)
第一章傅红雪好像有点ooc,对不起……,接下来我会尽量不ooc的……
&给红雪房间里多了一壶茶及茶杯,面没有就算了(并不,水也不给好不人道😂
今天也晚了,对不起,拖稿这么多天,是因为我现写的,没存稿,再次对不起😂
————————————————————————
chapter  02
   萧珑在大漠里和傅红雪所说之事确实是真的,不过并不是全部而已。她只是隐瞒了一些事情,比如自己的身份,比如自己掌握的消息。其实她来自4018年的未来社会,熟知傅红雪的糟心人生,因为一些特殊的曲折际遇,她来到了男神,或者说“主人”傅红雪的世界。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全息网游的世界,直到她发现这里人物语言并不僵化,傅红雪挨了揍也不会回血,屋外的景色每天都有细微的变化,茶杯碎了也不会复原……这个时候她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她来到了真实的世界,见到了真实的男神,而她却仍然保留着游戏里的状态,她简直就是一个大外挂!
  意识到这一点,萧珑立刻下定决心,反正她在未来无父无母,没有牵挂,来到这简直就是上天助攻她帮助男神摆脱病娇白莲花体会生活各式乐趣走上人生巅峰的绝版福利啊,她当然不能辜负老天送给她的大礼包啦!思及此,萧珑便想任劳任怨的做好一把刀和知心妹妹,本是想着开启青梅竹马的副本,从小温暖男神的心,结果却发现自己和游戏设定的一样……别人根本看不见自己啊!简直和鬼魂一样……(咦,刀灵从某种程度上说确实和鬼魂差不多……)按这个发展下去,她只能和玩游戏一样等待剧情正式发展的那一天了……等着花白凤把她交给傅红雪的那天,就是解放她自己和男神的好日子。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等待是如此的枯燥乏味的事,尤其是在遭受一个被生活打败的阿姨每天都在抱怨同一件事一说就停不下来喋喋不休的荼毒和另外一个能不说话就不说话一天下来练武呆坐挨打三点一线的堪称静止的无趣的一火一冰这两种极端待遇之后,她对自己等待解放的日子感到绝望……
    在靠着男神的美色和每天给周围景色找不同甚至对着植物动物自言自语捱过等待的日子之后,萧珑终于在这一天,等来了男神出发复仇的剧情。
  
   在成功忽悠,不对,是说服男神带上自己一起玩之后萧珑就彻底放下了心。等她回到刀里看着男神在无名居受翠浓试探时内心更是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这下男神应该提起警惕不会被插刀掉山崖了吧!
     和原来剧情发展一样,傅红雪住进了叶开房子的“套间”,萧珑忍不住就钻了出来,实在是刀里黑漆漆一片,唯一的不同颜色就是自己这个红色发光体,还是出来透透气,防止抑郁侵袭比较好。
   “……这个赌是我赢了吧?”萧珑把玩着茶杯笑意盈盈地说道。看似随意地转着茶杯,杯里的茶却一滴不漏。
   傅红雪在她说话间把刀放在桌上——萧珑的身后,刚要回答,萧珑就感觉有人来了,一个漂亮的翻身就放好了茶杯回到了刀里。
   “……”傅红雪坐在刀前,把茶杯放在了自己面前。
  萧珑藏在刀内,看着一袭华服的叶开端上来的酒菜,好酒好菜好朋友,心里有了一丝后悔,“我应该在刀外,不应该在刀里……”
   “真的是想不到,这无名居虽然地处偏僻,但是酒肉可不含糊。嗯~~想不到这偏僻的边城,居然有上好的竹叶青,要不要尝尝?”听着叶开那一声“嗯~”,萧珑就想爬出来偷偷喝酒了,可是实在害怕被发现,就只能暗戳戳在刀里吸溜口水。唉,叶开你少喝点,给我留点~~~
    傅红雪一口回绝,“我不喝酒。”
    “酒是好东西,不仅可以消渴解乏,还可以舒筋活络,最重要的是,能交朋友。”萧珑在刀里是拼命点头极度附和,是呀是呀,喝一口回味无穷,喝两口飘飘欲仙,喝一壶即刻登仙!
    “我不喝酒。”好好好,留给我。
    “有个性。”叶开这上扬的语调哦。我家傅哥有个性的地方不止这一点,一会儿你就体会到啦。【滑稽。“这辈子有趣的人我见多了,但是既有趣又有个性还不喝酒的人你是第一个,不管这杯酒你喝不喝,今天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萧珑想起来自己看剧的时候有趣的弹幕朋友在这里有一句名言,“一杯喝倒了谁和你有趣。”哈哈哈,要不是自己在刀里,绝对要把皮友的这句话说给叶开。
    “我从来不交朋友。”虽然萧珑知道小雪要说这一句话,但是真听到果然有人和自己一起吃瘪就是快落,哈哈哈哈,有人和她一样受到小雪的会心一击,不孤单~不寂寞~
    不过不久小雪就要上杆子找虐去刺杀马空群了,然后就要遇到马芳龄……虽然她已经想好办法不让马芳龄缠着小雪,可是架不住小雪这所谓复仇的神圣使命啊,要怎么劝小雪先来个假意接近徐徐图之再该出手时就出手一刀两断唉不对一刀毙命呀……
   听着叶•推理小能手柯南•开在这对小雪的来历叭叭叭的,萧珑觉得他真的会是个好盟友,而且八卦话多,多适合解闷啊,小雪随行必备好基友嘛!
    “不关你的事。”小雪才不会告诉你他是要去找死呢。😊  
    “其实我最关心的是,”等一下不要摸……!“你手里的那把刀……”叶开!!再碰我的小房车我就让你桃花朵朵开回家找妈妈啊啊啊!
    叶开正要夺刀的同时傅红雪也抓着刀,二人你来我往间手脚功夫已经过了数招,但是刀依然在两人之间没有个安定的归宿……“啊,好吧,欣赏一下帅哥们的耍帅姿势也是不错的…哇,这武术真是不错…得记下来,要学!”
    萧珑还在睁大眼睛光明正大得偷师的时候,就见傅红雪的刀虽没出鞘却已经架在叶开的脖子上了。“好耶!”萧珑在刀里给傅红雪叫了一声好。
    傅红雪连眼神都没给叶开,“我的刀不是用来看的。”是用来讨好(并不)的!萧珑非常满意。
   不过叶开并不死心,“我一定会看到你的刀的。”萧珑心说,明天就满足你的愿望!看叶开悻悻离开,萧珑立刻跳了出来。
    “哇哇哇,我要喝酒!”萧珑抓起那个没人喝过的酒杯一饮而尽,“啧。”萧珑又抬手倒了一杯,“清醇甜美,果然好酒!”傅红雪拿着刀坐在床榻之上,看着她狂放的样子,还是没说什么。
   萧珑知道他未尽之言,反而劝到,“这竹叶青啊,喝了润肝健体,和胃消食,活血补血,适当的喝一点是益体康健。”萧珑说着又喝了一杯,还吃了一口菜,“最重要的是,这快乐的时候,喝酒助兴,是喜上添喜,忧愁的时候呢,喝酒消愁,是解闷良药,这烦忧啊,都和着酒,喝到肚子里去了,就暂时缓解一下不惹心里难受。庄重的时候呢,又能增添肃穆,离别的时候,更是衬托悲凉。古时侠士身死道消,大多好友都会倒酒以示悼念的。所以喝酒,也不是坏事。而且,你明天就要去……嗯…‘身行仁义’了,要不要喝杯酒体现一下仪式感啊?”喝酒了就会好说话一点吧?喝醉了答应的话也不能食言!“就尝一点点,要不要?这酒不烈的。算是余香醇厚,很有味道。”
   傅红雪抽出刀来擦着刀身,头也不抬地说,“我不喝酒。”
  “一点也不喝?”简直是复读机。“喂,傅红雪,你明天不是有事吗?我有消息,你要是喝一口,我就告诉你。”看你喝不喝。
   傅红雪擦刀的动作停了,看了萧珑一眼,又低头擦刀,“你怎么知道我明天就要走?”
   萧珑喝酒的动作顿了顿,“呃……对,刚刚叶开不是问了吗,你花了银两要去干什么,你不说我还能不知道嘛哈哈。”萧珑放下酒杯,重新倒了半杯,走到傅红雪面前,“我还知道,你明天一定会败,至于你失败的原因嘛……喝了这半杯酒我就告诉你。”看傅红雪停了下来,看着她手里的酒,萧珑赶忙又说,“就小口喝,不用一口闷,你尝试一下嘛,这回味无穷……”
    萧珑还没说完,傅红雪就拿过酒杯,喝了下去。一口闷完,急急把酒杯塞给了萧珑,就直直的望着她……咳嗽。“咳咳……”
    萧珑心虚地放下酒杯,给他倒了杯茶,低头喃喃,“你可以不一口闷的,我就想让你尝尝这回味无穷的味道……”
   “为何失败?”傅红雪的脖子有点红。
   还好没醉。“虽说万马堂昭告天下说马空群明天出关,但是马空群怎么会毫无防备等着仇家上门刺杀?明日你拦截的马车里,一定不会是马空群。”
  看萧珑如此笃定,傅红雪又问道,“是谁?”
  萧珑犹豫着要不要,该不该说出来,要是他执意执行花白凤的计划怎么办?唉,不说又……谁能抵抗男神那诚挚的眼神呢?啊啊啊!纠结至死啊!
   傅红雪看她想说又不说的样子,那顶替之人一定不是平凡小卒。“你不说,明天我一样会去。不是他,我能全身而退。”
   萧珑好无奈,都怪男神惹人爱!唉,“好吧,是马空群的女儿马芳龄。”这下可好,你不止要故意送死,你还要上赶着骗爱了!
   萧珑说完就赌气去喝酒了。就着菜喝完整壶酒,总算是消了一点气,唉,不怪男神不怪花姨,得怪这剧情……要是自己是编剧督导就好了,可以提着刀让编剧给男主金手指!“傅红雪。”
    “?”傅红雪抬头以疑惑眼神看她。
    连疑问都这么简单啊,男神这到底是不喜欢交流还是纯粹懒得说话?“现在,我们是盟友了,理应互相扶持,相互照应。所以,你有时候,是不是应当考虑一下我作为刀的感受?这合不合理?”萧珑胳膊支在桌子上托着脸问。
    “合理。”傅红雪看了看手里的刀,不再擦刀,拿起刀插入了刀鞘。他的耳朵和脸侧也红了起来。
   “红雪,你喝酒挺上头啊?那什么,第一条,”萧珑右手在脸侧比了个1,缩着脖子抿着嘴,眼睛偷偷看傅红雪。“你的刀想要换个装饰,她的移动房间太……太平凡朴素了。”
    “不行。”这不字怎么这么可恶!萧珑心里很气,她应该把不字抠掉!
   “为什么?就用黑色的布缠着,你觉得无所谓,能杀人就行,可是考虑一下刀的感受嘛……”房车如此丑,行动菜如狗。
    “人也可一身黑衣,我也是。”傅红雪不为所动。
    “你那是豪华版少爷装备,我这是穷苦版小白菜装备,能一样吗……”萧珑苦着脸,两人的黑衣天差地别好嘛。不对,不是我的衣。萧珑看傅红雪还是不为所动,只好妥协一下,“好吧,那我们各退一步,你给我买个玉佩行不?就挂在腰上的,啥样都行。”刀上作不了文章,给我买一个见面礼总行吧。萧珑此时忽略了自己没有送什么给傅红雪以及其实她什么都没有根本送不了什么的事实。
    “明日没……”傅红雪刚要说明日没时间,就见萧珑迅速溜进了刀里。
     “客官,您的阳春面好了。”小二敲了敲门。
   傅红雪叹了口气,“进来。”
   小二放下面,“客官要是要热水可以叫我来。”
   “不用了。”傅红雪拿起筷子吃起面来。小二看他拒绝就端走桌上剩下的狼藉的饭菜就规规矩矩下去了。
   萧珑又跳了出来,“唉,这跳来跳去真麻烦,下次你带我一起来,就说……我是你侍女怎么样?”
   傅红雪看了她一眼,“不怎么样。”
    “那就表妹、红颜知己或者随从选一个吧。”萧珑看他吃面,“反正我要和你同进同出形影不离。对了,你刚刚说明日?明日买给我?你说好的,不许反悔!我想想,要个什么好呢……”
     此时的叶开正从外面回来,看见小二手中的饭菜有点不高兴,当即问道,“这位小哥,这饭菜,是刚刚我房间里的套间出来的吗?”
     小哥点了点头,“是呀客官,而且还胃大如牛,吃完这些还吃阳春面呢。”
    叶开又疑惑起来,这是什么缘由?说不喝酒却喝了,吃完酒肉还吃面?奇哉怪哉。
   而屋中的傅红雪正看萧珑说的起劲,萧珑开心的不行,他也就默认了明日买玉。
   “红雪,我想好啦!我要一个蝴蝶佩,也不用多贵重,玉质怎样无所谓,颜色是白中有绿的就行,怎么样?”
    “嗯。”傅红雪吃完了面,放下筷子,就要上床榻了。
   萧珑赶忙跟上,“红雪,你先别急着歇息呀,我还没聊完呢。”
   红雪坐在床上,并未脱衣,看着萧珑。
   萧珑有点尴尬,“咳,聊天不用这么严肃。你刚刚吃阳春面,好吃吗?”
   “不知道。”傅红雪什么也没干,就盯着她。
   “傅红雪,你吃了这么久的阳春面连好不好吃都不知道?再说了就算好吃你也该腻了吧。”萧珑觉得一日三餐就是人生存在的真谛之一啊,自己虽无口腹之需,却有口腹之欲。要去复仇了却只吃了碗阳春面,那个没有她的电视剧里的傅红雪和现在这个傅红雪,一样的可悲。
   “你要复仇,可是这和你看一下这个世界也不冲突吧,连你自己喜欢什么厌恶什么这些喜好都不知道,你不觉得可惜吗?”萧珑看傅红雪还是保持沉默是金的样子,接着叭叭叭,“你错过了多少好东西啊,荷叶鸡酱烧鸭水煮鱼小鸡炖蘑菇拔丝地瓜桂花糕……等等好吃的太多了,啊,我饿了……”萧珑越说感觉自己越饿,不过她清楚的知道,这都是错觉……“你看看你,想吃的现在不能吃,你错过了我的福气!”一点也不想看见你知道真相的时候后悔迷茫的难过样子!所以现在多为自己过点日子,以后回忆起来也不是太糟啊。
   傅红雪移开眼睛看向被子,头不抬眼不转,手里拉着被子,“我睡了。”
   萧珑赶忙又说:“别别别,我们不说这个,说你复仇的事总行吧?”
   傅红雪又坐起来。
  萧珑这算是看明白了,自己算什么计划通,傅红雪才是看人下碟的计划通才对。“那我们就来说说,你明天真的要去?即使不是马空群?”
   

评论(1)

热度(5)